2018世界杯 · 打造最新最全的比分资讯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2018世界杯 > 世界杯 > 古人是怎么选择“保健品”的?

古人是怎么选择“保健品”的?

发布时间:2019-01-11 14:52内容来源:www.webunionstation.net 点击:

  

□本报记者 江丹
  近日,“权健”事件引发社会关注,随着这个百亿保健帝国的轰然崩塌,保健品是否真能保健也深陷舆论争议。中国人似乎对保健养生一直有种难以言说的痴迷,孜孜以求生命的长度,在古代,人们又是如何选择保健品的呢?

寻仙问药寻求无限生命长度
  古代中国,人心向寿。在古人构建的另一个平行世界里,其中具有超自然能力的诸位神仙,其生命无一不是无限长度状态,在关于他们的故事里,生命只有开始,没有结束。
  在古人的生命观里,长寿意味着自然的惠顾。彼时医疗条件薄弱,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,期间遍是未知数,而生命的长短,意味着一个人是否受到自然的恩赐,是否超越了生命本身,接近他们所想象的那个神仙世界。要知道,那时候大部分人对自己的生命长度是不满意的,短得让他们来不及完成人生理想,体味人间快乐。曹操就曾在《短歌行》中慨叹生命如朝露,过于短暂。
  古人“贵生”。帝王渴望“万岁,万岁,万万岁”,为此,他们执着于寻找仙人,以求长生不老。徐福东渡,便是为了完成秦始皇的求仙使命。而汉武帝到了暮年,更是亲临大海,想要乘船出海寻找神山,归化成仙。
  除了寻仙,还有问药。曹操在《秋胡行》中写道:“思得神药,万岁为期。”他的儿子曹植更是在《飞龙篇》中详述心中所期:“晨游泰山,云雾窈窕。忽逢二童,颜色鲜好。乘彼白鹿,手翳芝草。我知真人,长跪问道。……授我仙药,神皇所造。教我服食,还精补脑。寿同金石,永世难老。”
  曹操的另一个儿子曹丕也在《折杨柳行》中做过同样的梦:“西山一何高,高高殊无极。上有两仙童,不饮亦不食。与我一丸药,光耀有五色。服药四五日,身体生羽翼。轻举乘浮云,倏忽行万亿。”
  古人相信,既然药能医病,那么也总有一种神药能让他们的生命长度进入一个无限延续的状态。在古人的传说里,嫦娥飞天便是因为误食丹药,尽管她与后羿的爱情因此有些唏嘘,但就生命的角度来说,这无疑是一个让人艳羡的误会。
  仙丹不是帝王的特供。在盛唐时期,服食仙丹几乎已经成为某种饮食时尚。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就曾讲过李白就曾带着杜甫和高适找仙人、采仙草、炼仙丹的故事。他们从春天找到秋天,从河南找到山东,一路风尘仆仆,除了友谊,一无所获。
  出发之前,杜甫曾写过一首《赠李白》:“李侯金闺彦,脱身事幽讨。亦有梁宋游,方期拾瑶草。”杜甫对李白说,你是金马门的贤德之士,如今自由自在,去山林中寻幽探胜,我也想跟随你左右,希望能采到仙境中的瑶草。而等到他们真的到了深山中,却发现那里“苦乏大药资,山林迹如扫”,显然,找仙草,炼丹药的并非只有他们这一队人马。

食五石散除了保健还事关身份地位
  古代即使没有“权健”,保健品种类也相当丰富,不仅有灵芝、人参这样的珍贵药材,也有如菊花这样寻常可见的保健食物。在南山种豆的陶渊明就喜欢吃菊花,喝菊花酒,他在《饮酒》中写道:“秋菊有佳色,裛露掇其英。”在《九日闲居》中则写道:“酒能祛百虑,菊为制颓龄。”
  仙丹、仙草和菊花酒起码肉眼可见,确实走过完整的消化系统。但是也有一些保健品剑走偏锋,“玄”得有些不真实,比如“气”。在古人的生命观里,仙人之所以为仙人,正是因为不食人间烟火,绝于五谷杂粮,而是“吸风饮露”。
  屈原曾如是写道:“餐六气而饮沆瀣兮,漱正阳而含朝霞。保神明之清澄兮,精气入而粗秽除。”据山东大学刘育霞的博士学位论文《魏晋南北朝道教与文学》,所谓“六气”,是屈原天马行空的想象,而其余则有古人的注释,其中朝霞是“日欲出赤黄气也”,沆瀣是“北方夜半气也”,正阳是“南方日中气也”。对曹植而言,相较于从真人那里得仙草那般只能在诗里畅想一下,而“仰首吸朝霞”要实际简单多了,只需赶在太阳升起之前早起床,如果再练一下华佗发明的体操五禽戏,或许真的能强身健体。
  在古人那里,服气成了保健养生延年益寿的秘诀之一,甚至是升仙得道的渠道。即使今天,我们依然重视呼吸,强调新鲜空气,只是更加理性和务实,视之为日常,而非特殊的保健品。
  并非所有的保健品都能如期待那般回馈完美的保健功能。鲁迅在其演讲《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》中,曾介绍魏晋时期人们服用五石散而危及生命的事情。五石散大概由石钟乳、石硫磺、白石英、紫石英、赤石脂组成,前人的书上说,这种药很好,人吃了能转弱为强。但实际上副作用也不小,吃了之后必须走路散发,然后会发烧,又会发冷,如果误食了冷酒,会有致命危险。
  晋代名人皇甫谧曾专门写过服食五石散后的痛苦,精神极度亢奋以至于疯狂暴躁,如果有苍蝇扰他,是要拔剑追赶的。“晋朝人多是脾气很坏,高傲,发狂,性暴如火的,大约便是服药的缘故。”鲁迅写道。
  既然如此,那是不是可以选择不吃?一般不会,彼时只有大家士族才有财力服用五石散,它已经成为一种群体标签和身份象征,远非只是一种保健品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或许认为,这种痛苦是成仙的一种肉体磨炼。

生命要有长度亦要有宽度
  关于保健品,关于生命的长度,从古至今,皆有许多相通之处。
  古人“恶死”,他们为“死”找了很多替代语,崩、薨、卒、不禄……一一对应各自的身份阶层。实际上,我们今天也不太愿意直白地说一个人“死”去,而是说“逝世”“仙去”等。寻常说得更通俗一些,,一句“走了”,大家便能意会。
  鲁迅认为,五石散影响了整个魏晋
  时代。比如那时候衣物宽大,因为吃
  药之后,往往发烧,皮肤容易被磨
  破,人们非穿宽大的衣服不可,非穿
  不必裹脚的屐不可,那不是高逸的表现,而是吃药之后的不得已。
  “所以我们看晋人的画像和那时的文章,见他衣服宽大,不鞋而屐,以为他一定是很舒服,很飘逸的了,其实他心里都是很苦的。”鲁迅写道。
  今天同样如此,保健品也在影响着我们当下这个时代。保健品某种意义上正在填补一个群体的精神空巢。很多老年人接触保健品,除了出于健康需要,还因为那些卖保健品的人,与他们聊家常,成为这些老年人日常精神生活的一部分。比保健品本身更可怕的是,是保健品的方式,它精准地击中了这个时代人们的精神软肋和心理弱点。
  无论是古人,还是今人,都希望借助保健品将生命的长度拉长,却忽视了生命的宽度。每个人来到世间,不应该只是要参加一场时间竞赛,更应该在意每时每刻的经历和体验,以及如何发挥自己之于这个世界和自我生活本身的创造力。当我们谈及秦始皇、陶渊明和李白时,我们脱口而出的是他们统一六国的历史壮举、清明高洁的人格精神,和辉煌灿烂的诗歌成就,而这些正是他们生命的宽度。
  2017年,黑豹乐队的鼓手赵明义头发花白,身体发福,端着保温杯的照片走红社交网络,引发了关于保温杯里泡枸杞的中年养生舆论狂潮。人们并非反对保温杯所代表的这种养生方式,而是不能想象它出现在一个摇滚歌手的手里。人们无法面对的一个事实是,原本代表着反抗世俗的摇滚人,竟然也如此世俗地在意生命的长度。他在世人面前消失已久,再出现时,手里不是作品,而是一个保温杯。
  可是对于生命而言,长度和宽度从来都不是分开的。对于一个宽度可观的人来说,长度越长,意味着越多的生命乐趣,反之则可能只是时光无意义的流逝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